1 2 3
©鬧笙 | Powered by LOFTER

吾心嚮往之

鹿菏:

昆仑

軍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❤❤❤❤❤❤

敬@阴阳师:

大正paro

美人❤

преступление:

半月关初见

((捧臉😍😍😍

怪三木:

大叽小羡~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級可愛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((滾來滾去

三千繁华:

博晴

狐月夜 P5~P8


【忘羡】琴道

好看推推👍

泠依惜:

原著向,一发完。


突然の脑洞,好甜好甜的=w=



《琴道》



魏无羡近日忽然说想习琴。


其实这件事的起因倒和七弦琴本身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。


话说那一日,蓝忘机回来得晚了,魏无羡一个人在屋里无聊得坐不住,就干脆摸出去找小朋友们玩儿。他轻车熟路地翻进院子,直接从未阖上的窗户跳进蓝思追的屋子,打算给对方来个意外的惊喜,抬头却先在案边看见了蓝景仪。


蓝景仪正如对着案上一盏烛灯琢磨自己的手,神色如临大敌。被身后一声落地轻响吓得浑身一个激灵,猛地回过头,同...

美哭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雨打吟耳汤:

前段时间画的一款胶带

标签:原创
热度: 2367

【论十大门派的告别方式】安史之乱·长诀书

...好虐 另外

作者太太妳去哪了啊啊啊???

夜雨秦声:

*配合前篇【论十大门派的告白方式】食用风味更佳。

[万花]
他走的时候正是盛夏。
万花谷的晴天很美,微风吹拂,花海如潮,你坐在桌前静听潮声,桌上零零散散放着五味药材,淡黄的信纸垫着,这回上面没有留一个字。
半夏,寄生,豆蔻,相思子。
加一味是良药,另一味是毒药。离去的人何其自私,绝口不提当归,他为你熬好嗜骨蚀心的毒,要你用余生细细品尝。
独活,性温,味辛而苦。
他不说归期,却要你独活。

[纯阳]
“好啦,”他无奈地笑,“我真的得走了,晚点大雪封了山就难办了。”
傍晚时分尚未掌灯,你和他坐在满室昏暗里,窗外慢慢飘起了雪。他衣冠整齐,佩剑放在一旁...

【论十大门派的告白方式】当他喜欢上你。

有甜有虐

夜雨秦声:


[万花]
七月离谷,到八月初,你收到一封并未署名的书信。
随信附带了几味药材,半夏,寄生,豆蔻,相思子,半旧的青色锦囊装着,闻一闻,有久经浸染的药草味道。
“尚缺一味当归。”墨意淋漓,再熟悉不过的字迹这么写着,你甚至能想象万花谷的那间小屋中,不久前的某个午后里,那人伏案提笔,一旁炉火上坐着一只药壶,小火慢炖,汤药在壶中滋滋作响。
丝带束起的一缕长发落出锦囊,你拈起它细细摩挲,阳光温热,发丝微凉,夏已过半,当缓缓归矣。

[纯阳]
雪簌簌落了一夜,清晨方歇。窗外皑皑白雪映着天光,照得他一身白衣格外的亮。
“冷不冷?”他自然而然地牵过你的手,轻轻攥了攥,“手很热乎嘛,看不出来你还挺...

追求海盗头子的一百零一种可行方法12

好看!幫推推~❤❤❤

庭后深深_双龙本TB预售中:

淡水
女巫布下陷阱,八歧大蛇的阴谋露出冰山一角,亡灵海域,灯杖与妖刀,人鱼困囿于诅咒,海神的权杖……
当听完一目连简明扼要的讲述事情经过,海盗们张大了嘴巴,全程懵圈状。
“船长……”有海盗举手提问,“那个亡灵主人青什么灯……漂亮吗?”
有了第一个人歪了话题,严肃紧张的气氛瞬间松了下来。
“船长,那个妖刀少女……嘿嘿,漂亮吗?”
“船长,额,那我问女巫漂不漂亮好了。”
“你们这些脑子全是女人的家伙!”曾坚持代替船长守夜的海盗老五怒斥道,“那条臭蛇欺人太甚,三番五次对咱们船长下手,这件事不能算了!”
海盗们的情绪立即被点燃。
“妈的,这是在欺负咱们船长没...